《微信精选》欢迎广大网友投稿,微信热文、经典文章、视频、图片等,文章末尾可带公众号简介及二维码图片!

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图,都有这十种人。

经验总结 微信素材库112318℃ 投稿

  虚拟网络社交正在改变人类互动的本质。微信朋友圈就是中国社会的一个横断面,这里聚集着社会各阶层。

  中老年人热衷养生,小职员猛喝心灵鸡汤,大学生一心想借微商创业一夜暴富,文青假装在国外晒幸福坐收点赞,程序猿只能靠跑步晒路线、晒肌肉向女神展示雄性美丽,而你的老板却躲在某处窥探着你的私生活,以防你假装生病溜岗旅游……连接一切的朋友圈令人又爱又恨。

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图,都有这十种人。

点赞党:我们只是点赞之交

 

无论是拍风景还是晒美食,心情不好还是加班诉苦,家庭纠纷还是疾病缠身,“点赞狂魔”不分时段,无论地点,无视对错,只要朋友圈的“红点”出现,便迫不及待地摁下点赞键,寻找在忙碌都市生活中的存在感。

 

主动者通过不断地为他人点赞,希望能和所有好友都成为贴心朋友。他们的朋友圈和小说、电影、青草、校园紧密联系,也偶尔与长辈笃信的养生、佛经发生交集。他们并不排斥心灵鸡汤,他们期望用一颗颗象征认同和赞美的红心,编织起与不同年龄段亲属、朋友间的关系网。

 

而被动者将点赞看作每天的责任。因开展业务而被迫为好友点赞,这在证券、地产、各行业销售圈内已是秘而不宣的“杀手锏”。(文/赵绿汀

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图,都有这十种人。
  英国涂鸦艺术家班克斯的作品,讽刺了当代人在社交网络上对于“关注”和“点赞”的过度敏感。

 

晒幸福党:秀恩爱,分得快

 

晒幸福党的主力是秀恩爱和晒娃两大派,爱得如胶似漆的情侣以及把孩子当喵星人来晒的父母,给晒幸福党拉来了最多的仇恨。只要人类还在繁衍和相爱,就会有人在单身者面前秀恩爱。

 

密歇根大学的一项调查指出,为了显得自己的生活没有那么差劲,人们会在晒幸福的时候夸大或说谎。这时晒幸福就不是分享快乐了,而是苦心孤诣地进行自我形象塑造,于是晒幸福的人变得越来越不快乐。有实验证明,减少使用社交网络就能有效地使人们快乐起来

 

但问题就在于,人们已经离不开社交网络了。每当我们失落的时候,互联网就成为了一个诱人的解决方案,它可以迅速地填补我们的空虚。“朋友圈”并不是问题的所在,我们只是通过它们放大了一种症状,属于孤独的,也是属于时代的。(文/朱人奉

鸡汤党:有一种毒药叫“心灵鸡汤”

失恋的少女哀叹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好女孩,深有同感地点赞转发《姑娘啊!可长点心眼》;资深师奶内外兼修却长期忍受着丈夫早出晚归的寂寞,于是每晚怒转《好老公十大准则》、《遇到这种女人,请格外珍惜》,期盼着老公点击全文深切感悟;职场新人认真学习《如何当一名好员工》等旷世佳作后,开启了打鸡血的前奏;辞职员工则暗自神伤地默念《心在远方,路在脚下》,希望自己重新出发。

 

庞大的鸡汤党已经将一部分人的美好朋友圈搅黄。事实上,大补的鸡汤喝多了总是免不了上火伤身。(文/曹园

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图,都有这十种人。
   朋友圈不少人对鸡汤文沉醉其中。

营销党:人人都有一个卖面膜的朋友

 

再多的屏蔽、取关与拉黑,也阻止不了微商在你朋友圈里的野蛮生长:营销的营销,招代理的招代理,一片欣欣向荣的迹象。各类培训、化妆品、减肥药、柠檬杯、佛牌、面膜商更是见缝插针,各路“月入过万”的软文更是数不胜数。他们鼓吹着“你来做我的代理,可以发财”,明天就能成为高富帅,然后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听起来是不是一股浓浓的“安利”味?

 

然而,野蛮生长的微商目前所面临的最大瓶颈,大概是“朋友”日益增长的智商。(文/阿饼

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图,都有这十种人。
  朋友圈里到处都是面膜商。

红包党:我好像错过了几个亿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看着你,而你却只顾着低头抢红包。

 

春节成了全民“抢红包”运动会,原本只是图个高兴,可是情况慢慢就不太对了。大过年的难得一家人好好吃饭,你却一直在低头抢红包;有人在微信群里发一句新年祝福,你却直接呛一句“拿红包说话”。

 

红包也是考验人情的微妙手段,你发红包只是想传递“我关心你、我惦记着你”的心情,可对方立马一个红包发回来,意味着:我们没熟到我毫无芥蒂地收下你的红包。那些打着“众筹”的名义在群发消息索要个红包、在群里撺掇别人发个红包的“微信乞丐”,也让红包的好意与慷慨变了味。(文/阿饼

谣言党:不转不是中国人

 

如何快速分辨出一篇谣言?首先,标题够惊悚——参考《太可怕了!未来80%的家庭将面临洗牌,有图有真相!》《不要再买这个菜了!因为它100%致癌!》。其次,情绪够胁迫——参考《不转不是中国人》、《为了家人的健康一定要转》、《不知道真假总之小心是没错的》。最后,阅读量够高,篇篇爆款10万+,不转是你out。

 

谣言党对医学知识一无所知,却天天在转发退烧偏方和止咳妙方;他们看不懂26个英文字母写成的外国论文,却总能发现国外某机构、某专家的惊悚言论;他们不关心风花雪月,却关心流传多年的假新闻。他们是你朋友圈里最熟悉的陌生人。(文/陈婷婷

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图,都有这十种人。
  这些微信谣言并不靠谱。

养生党:因为怕死,所以养生

 

养生党多为退休人士。退休之后,他们有的是时间,于是把全部精力投放到养生上,对各种养生知识采取了兼收并蓄、不信白不信的态度。

 

这样一个群体,对诸如《生姜堪比还魂药,可惜99%的人只当佐料》、《两头大蒜让你活一百岁》、《白醋让你年轻10岁》这些标题完全无法拒绝,而且秒赞之并秒转之,转给谁?自然是同为养生党的亲朋,还有自家“不爱惜身体”的“熊孩子”——在他们看来,这是一种关爱方式。

 

但请善待沦为“养生党”的家人,他们需要的,可能不仅仅是养生知识,还有儿女的陪伴。(文/谭山山

国外度假党:假装在“别处”

 

突然有一天,你发现那种传说中“说走就走”的生活,不知怎么就出现在朋友圈中:现实生活中相识的甲乙丙丁隔三差五出国旅行,上一条朋友圈定位还在日本,冰天雪地里拍着《情书》式的文艺范儿照片,下一条已经飞到炎热的澳大利亚,热裤长腿不经意甩你一脸阳光。

 

你以为这就完了?十天后,一个华丽转身到达约旦,陌生的异域风情,距离感将磁场吸引张力最大化,因为那里甚至是你从未想象过的旅行目的地。

 

假装在国外,看上去很美。但世界太小,圈里圈外总有交集,幻象一旦被戳破,虚幻的“别处”就变成了残酷的“此处”。(文/冯璐赟

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图,都有这十种人。
  2013 年,阿根廷艺术家Tomas Saraceno 在位于德国杜塞尔多夫的K21 Standehaus博物馆广场上空展出了蜘蛛网状的大型艺术体验装置”In Orbit”。如同在虚拟网络中,人们在网上行走时小心翼翼,不能完全释放真我。

健身党:小心你的膝盖!

 

“健身党”的朋友圈是这样的:女生每日必附晨跑夜跑照,亮瞎眼的跑鞋,摆放精致的健身餐,以及最能凸显好身材的自拍照,配上如下文字:“晨练,是一天快乐的开始”、“健身房外,吃得营养也很重要,要对自己好一点”。

 

男生则晒出从手臂到腹肌到后背的各色肌肉,配文“浑身酸痛地去健身越练反而状态越好,希望进步能快点”、“做最好的自己”……为了激励自己,他们会将头像换成各路肌肉猛男,再加上种种鸡血到不行的个性签名,如“要增肌”、“努力减脂”、“三月不减肥,四月徒伤悲”,等等。

 

你对健康有渴望,径直运动便是,何以要弄得街知巷闻、家喻户晓?(文/马慧莹

隐身党:那个角落的窥视者

 

在QQ上,“隐身”是一个按钮,能够一键对所有人隐身。这个意味深长而又令人煎熬的行为,令无数堕入情网的人在电脑前猜测对方的灰色头像是离线还是隐身。

 

而要在微信朋友圈实现隐身,必须是蓄谋已久的。只有在足够长的一段时间里,让你们看不到他在微信上的活动迹象,才能够说隐身成功。他们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失踪者”,如果不是偶尔出现“赞”里,你几乎意识不到他们一直躺在你的好友列表里。

在你刷朋友圈时,他们也许潜伏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端着手机默默地“窥视”着你的生活大小事。不愿意被观察的人,最好对某些“利益相关”的人隐身不可见。只是,千万别成为一个躲在角落里窥视隐私、传播八卦的猥琐者。(文/朱人奉

转载请注明:微信精选 | 微信素材库 » 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图,都有这十种人。
喜欢 (5)or分享 (0)
微信扫一扫,与好朋友分享

微信文章素材整理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

已有 0 条评论
    连接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