锌财经:原来知网才是最大的白嫖党

来源:锌财经(ID:xincaijing)

作者:陈伊婷

100多篇论文被知网擅自收录,下载自己的论文还要付费,89岁的赵德馨教授忍无可忍,状告知网成功获赔70万元。

有相同遭遇的学者不在少数,成千上万篇文稿在作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收录进知网。而本就微薄的稿费需要作者向知网申请才能拿到。

众人忽然惊醒,原来知网才是最大的白嫖党。

与此同时,学生党也深受知网困扰,毕业论文的查重费用从50元到1800元不等,查重俨然从一种必需品变成奢侈品。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等官媒点名批评知网“店大欺客”、“借鸡生蛋”。

一时间,“天下学子苦知网久矣”的声音充斥互联网。

12月10日晚,中国知网发布两则声明,一则“向赵德馨教授表示诚挚的歉意”,另一则说明自己从未向个人提供查重服务。同时,知网下架了赵德馨教授的所有论文。

2019年翟天临不知“知网”为何物,引发全网群嘲。两年后,知网再度成为主角,这一次是以加害者的形象。

锌财经:原来知网才是最大的白嫖党

值得一提的是,收录国内95%的学术资源的知网,去年营收11.7亿,毛利率高达53.9%。

这不禁让人迷惑,垄断的最高境界,难道就是用最清新脱俗的名义,做着最暴利的小偷生意?

01

从知网白嫖看垄断

赵教授起诉知网之所以能收获如此高的热度,是因为摊上这事的不止他一个,更因为他是第一个胜诉知网的学者。

过往被白嫖的学者数不胜数,天眼查的法律诉讼显示,知网所属公司共涉及1500多条诉讼,其中因著作权权属、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权纠纷超过1100条。

在赵教授的160多份判决书里,知网称自己合法取得文章的传播权,因为期刊的投稿须知中就有“稿件将编入知网数据库”的表述。

锌财经:原来知网才是最大的白嫖党

但是赵教授反驳称,投稿须知只说文章会入库,并没有说后续会用于网络传播,甚至付费传播。同时,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过往判例显示,期刊的投稿须知或有关协议并不等同于有效授权依据。也就是说,知网的授权条款涉嫌“霸王条款”、垄断等问题。

很多人说,知网像是个“借鸡生蛋”的二道贩子,把这些文献低价收入高价卖出,做着一本万利的生意。知网具体“进货”的操作是,先让大家投稿到期刊,再从期刊上免费转载。如此一来,都不需要对接作者本人,更不用支付作者稿酬。

目前,在知网下载一本硕士论文要15元,博士论文要25元,而作者稿费最高只有400元充值卡+100元现金奖励。

锌财经:原来知网才是最大的白嫖党

据红星资本局报道,武汉大学刘春波的博士论文《舆论引导论》的下载量为22871次,下载费用为25元/本。从理论上进行推算,该论文能为中国知网带来约57万元的收入。但刘春波本人只能拿到400元充值卡与100元现金奖励。

其实白嫖这个问题,学者们不可能不知道,但还是得送上自己的论文。

不知何时起,论文被知网收录成了一种认可。毕业论文免费收录进知网,本科生们还要感恩戴德。知网作为我国唯一经国家批准能正式出版博士学位论文的学术电子期刊单位,硕博研究生要想毕业,必须将论文上传知网并自我查重。

而对于高校教授来说,知网的文献引用率对自己评职称有所加分,作为学术影响力的表现。据差评报道,为了增加引用率,甚至有作者主动将论文上传到盗版网站。

赵教授胜诉以后,知网直接下架了他的全部作品,其实是变相削弱了赵教授作品的传播度。正因如此,不少媒体斥责知网没气度、没诚意。

而下架论文对普通高校教师而言,算是灭顶之灾。苏州大学法学院张鹏教授表示,知网在行业内拥有垄断地位,论文撤下后,就没有办法统计转载率和引用率,而转载率和引用率会影响作者今后的文章投稿和申报课题,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对作者的学术生涯会造成极大伤害。

好在赵教授起诉成功,给予了不少学者勇气与信心。这不,被侵权300多篇论文的陈应松教授也着手准备起诉知网了。

02

查重乱象见垄断

除了白嫖文章,知网的查重系统也一直被诟病。

每年毕业季,#论文查重乱象#这一词条就会频繁上热搜。

锌财经:原来知网才是最大的白嫖党

吐槽集中在两个地方,一是查重严格到令人发指,理工科的专业名词会被判定重复,而学生却没法更改说辞,就连致谢词中感谢的话语也被算作重复。更让人难过的是,查重费越发高昂,查一次至少要花50元,为了顺利毕业,有人花了1800元查重。

国内学术数据库不止知网,维普和万方也是一些学校查重的合作方。不过,万方给予所有应届生一次免费查重的机会,维普会给合作学校的学生两次免费查重机会。而知网,从不向个人提供查重服务。

但作为国内最为权威的学术网站,知网是绝大多数高校的毕业论文专用查重机构。学生们被迫在网上购买所谓的“知网”查重服务。

不少代理查重网站,通过百度竞价协议,伪装成知网官网,收取昂贵的查重费用。正因如此,才会有人产生“我在知网查重”的错觉。在这些代理网站中,原先1500元的查重费用可以飙升到1880元,有些缺德的网站还会提供假报告。

虽然知网声明自己只向机构提供免费的查重服务,但从知网公告中就可以看出,知网对这门灰色的查重生意心知肚明,对学生之苦视若无睹。

锌财经:原来知网才是最大的白嫖党

其实,如果知网愿意向学生提供个人查重服务,哪怕是收费的,都不会让查重成为某些人的牟利工具。对于知网的说辞,学生们也并不买账。

锌财经:原来知网才是最大的白嫖党

除此之外,高校也是知网的受害者。

知网垄断了95%的中文学术资源,学校师生平时找文献、下文献、研究课题、观察学术动向,都离不开知网。

几乎所有高校都与知网签订包年合约,缴纳高昂的费用,让在校师生可以免费使用知网。

这些年,知网借着垄断的学术资源频繁涨价,北京大学、武汉理工大学等985高校都曾因承担不起费用,中止与知网的合作。

03

知网违背初衷

知网有当土地主的本钱,但这不是它“店大欺客”的理由。

国外有两种收费模式,一种只收读者的钱,另一种只收作者的钱,像知网这样两头收钱的,史无前例。没有人不让知网赚钱,毕竟只有收钱才能正常经营,但知网却贪婪得像只吸血鬼。

这样的骚操作,严重影响了知识的传播度,也违背了知网的初衷。

中国知网,全名是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最初由清华大学和清华同方在1999年发起,旨在为全社会提供资源共享与知识传播服务,具有很强的公益性。

锌财经:原来知网才是最大的白嫖党

毋庸置疑,知网为万千学子提供便利的学术服务与资源,是国内最权威的学术数据库。早年有网友评价,知网是三大数据库中版权最多的网站,现在看来,何其讽刺。

经过多年发展,中国知网成为一家外国法人独资公司,其控股100%的股东为知网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其背后运营方同方股份也在上交所成功上市,自此成为校企第一股。

知网也是数不多依靠知识盈利的企业。今年上半年,同方知网的主营业务收入约为4.9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893万元,毛利率为51.3%。

51%的毛利,一本万利的生意,可悲的是,这些营收来自于对知识产权的侵犯。当知识与金钱挂钩,当资源遇上垄断,再清高的学术也会沾上铜臭味。

擅自收录、报酬不到位……知网不止一次举“产权”之旗,行“剽窃”之事。而人们屈服于知网学术资源垄断,一次次选择沉默。

在九旬老教授站出来抗议之后,知网的这门垄断生意终于被打开了一个缺口。就像赵教授说的那样,这不是他一个人的小事,而是知识产权问题上的大事。


锌财经:原来知网才是最大的白嫖党

微信扫一扫,与好朋友分享


欢迎转发:微信精选 | 微信素材库 » 锌财经:原来知网才是最大的白嫖党

赞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