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长的权力有多大?竟然能贪这么多!

日前,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受贿案开庭。检方指控,在2005年至2013年间,蔡荣生利用职务便利,在招录考生、调整专业等事项上为44名学生提供帮助,共受贿2330.8074万元。看到这一数字,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此前有报道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受贿一千余万,蔡荣生一个处长,受贿金额竟然是副部级官员的两倍!

处长的权力有多大?竟然能贪这么多!

处长的权力有多大,竟然能贪这么多?早在1998年,时任总理朱镕基就说过,“有些部门,处长在那里做主,地方的省长、市长来看他,他对人家连眼皮都不抬一下”,点名批评当时的国家计委,并取名叫“处长专政”。重庆力帆集团董事长尹明善也颇有感触地吐槽:中国严格意义上是“处长治国”,投资环境的主要症结在处级及其以下。99%的企业家都要和具体的办事人员打交道,各处处长、副处长直到科员,这部分人的工作作风形成了具体的投资环境。”

今年4月15日,李克强总理曾就“处长把关”一事大动肝火。他说:“部长们参加的国务院常务会已经讨论通过的一些政策,现在却还‘卡’在那儿,难道让几个处长来‘把关’,这不在程序上完全颠倒了吗?”总理说的虽然是简政放权和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问题,但在另一个角度上也凸显了处长们的权力之大,有些事务,处长大人不签字,还真就办不了。由于个人裁量权过大而又缺乏监管,近年来连连出现“处长巨贪”的劲爆新闻。

“跑路处长”蔡荣生:能让11岁儿童上本科

处长的权力有多大?竟然能贪这么多!

2013年11月,有消息称蔡荣生持假护照欲在深圳出关前往加拿大,后被截获、带走调查,一时间“跑路处长”的名声传遍网络。蔡荣生的问题主要出在“自主招生”上,即高校拿出一定比例的招生名额,针对有特殊才能的学生,自行组织考试,通过选拔的学生可享受高考降分优惠。

听人民大学的小伙伴讲,蔡处长在人大早已臭名昭著,开豪车招摇过市“霸气侧漏”。人大一位教授向媒体透露:“蔡曾经让一个11岁的富二代上了人大的本科,这个小孩家里很有背景,听说7岁就开着奥迪上路”。另一名人大教师说,蔡荣生不仅在学校里“呼风唤雨”,校外人脉也很广,“他比较豪爽,总参加一些商务宴请”。前些天,教育部通报了对外经贸大学副校长刘亚在6家公司担任独立董事的情况。与之相比,蔡荣生的能量更大,根据公开资料,他是7家公司的独立董事,其中3家为上市公司。

环保部处长李学智:要求老板脱衣“检查”再送钱

处长的权力有多大?竟然能贪这么多!

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督查三处原处长李学智, 2011年1月带队到河南省新乡市、安阳市检查污染物总量减排工作时,以给检查组成员购买化妆品为名,收受两市环保部门人民币16.6万余元,其中新乡市环保局出了11.9万元,安阳市环保局出了4.7万元,都是由当地造纸企业买的单。

在新乡,李学智称新亚纸业存在偷注污水等问题,要求停业整顿。几天后,新亚纸业董事长宋某被李学智叫到了郑州,李学智首先检查了其手机通话和短信记录。李学智表示宋某的手机不错,希望宋某拿5个来。宋某留下10万元现金,李学智提出解决问题至少要三、五百万。第二天宋某拿去5部手机和30万元现金,李学智称至少要300万元,是给领导的。于是宋某又从公司支取150万元,送到了北京九华山庄一个温泉别墅。宋某称,进屋后,李学智让其脱衣服洗澡,宋某不愿意,李非得让其脱衣服洗澡,实际上是为了检查有无窃听录像设备。脱完衣服后,李问他钱带来了吗,宋某说带来了在车里。洗完澡后,宋某问要见的领导在哪,李学智说领导又来电话了,有急事来不了,领导让司机来拿钱。此后敲门进来的男子,看起来不像领导的司机,而像小混混,这让宋某感觉被骗。最后,李学智拉着一个拉杆箱,和宋某一起到车上,把150万元现金放进拉杆箱里拉走了。宋某说,他心里很难过,感觉上当受骗了。剩下的150万拖着没再给李学智。

财政部处长陈柱兵:收好处费事先定下比例

财政部企业司综合处原处长陈柱兵,被控10年间受贿2454.4万元,其主要犯罪行为发生在处长任上。陈柱兵在一次会议上结识了工信部专家卜凡金。此后,财政部联合工信部推出一个支持物联网发展的专项资金项目,陈柱兵正是该项目的管理人员。他与卜商量,可以利用各自的权力,通过帮助企业申请财政部专项资金,并索取实际拨付资金总额的20%好处费,二人平分。随后,卜凡金联系到山东某电动工具公司,让对方准备30万元作为疏通费用。该公司老板房某同意了,并于几天后亲自进京,在一家招待所内将装有30万元现金的布袋交给卜凡金。拿到钱后,陈柱兵将该公司的资金额度上调至300万元。陈柱兵曾被财政部选派为援藏干部。令人不齿的是,在此期间他不仅没有将精力投入到援藏事业,反而大肆接受当地企业贿赂,帮助他们获取财政部的扶持资金。

发改委处长“匡爷”:上班玩游戏让副省级候着

处长的权力有多大?竟然能贪这么多!

匡新,“出事”时身份是国家发改委基础产业司综合处处长。但调任综合处处长之前,他在民航处工作了逾十年。他在民航界无人不晓,业内送了一个“匡爷”的江湖称号给他。此人个性十足,媒体爆料称,匡新还是处里的小干事时,某航空公司采购了十多架波音757客机,邀请包括民航总局副局长在内的100多位民航系统人士到五星级宾馆赴宴,但该航空公司老总送走了民航总局副局长后,转身回来又单独宴请匡新。而波音和空客的人为了能跟“匡爷”见上一面,整个中午蹲守在“匡爷”吃饭的北京西四环某食府。还有一次,一位副省级领导去找匡新,他顾着自己玩电脑游戏,让人在外面等着,直到“Game Over”(游戏结束)才出来。

“处长巨贪”是一种典型的机关病,同权力过于集中、权力运行的过程不够公开透明有关。如今,随着政府职能的转变、权力的下放、监督机制的健全,“处长巨贪”的现象得到有效控制。不过,在作风转变的大背景下,另一个现象需要引起重视和警惕,那就是“廉而不为”“廉而慢为”。有小伙伴讲,现在到一些机关办事,手握得特别紧,茶泡得特别热,事儿却办得特别慢。有的企业家则吐糟:“现在请机关的干部吃饭,大家都不去,但说办事呢,大家又都不办,我宁愿你来吃饭帮我把事儿办了。”还有的基层干部抱怨说,拟办的事项拿给领导批阅,领导批了“依法办”,又拿着批阅单去找具体办事的人,却被告知“依法办”就是“没法办”。

当前,机关的小伙伴们都在开展“三严三实”专题教育中“严以用权”的学习。在从严治党的背景下,“严以用权”就等同于“廉而不为”吗?显然不是。那么,如何拿捏好用权的尺度呢?道理很简单,以权谋私的事要坚决不为,而为人民群众谋福祉的事,不仅要大胆用权,更要用出实效来。

 


处长的权力有多大?竟然能贪这么多!

微信扫一扫,与好朋友分享


欢迎转发:微信精选 | 微信素材库 » 处长的权力有多大?竟然能贪这么多!

赞 (0)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