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哭!老父挂号见医生儿子,竟只是为了…

这几天,一段题为“老父挂号见医生儿子,相见只为让你歇会儿”的视频火爆朋友圈,戳中了无数人的泪点。一个个大男人在后台留言表示,“看哭了”“有类似经历”“向医生致敬”“感谢理解我们医护群体”。

(↓ ↓ ↓ 温馨提示:微信扫下方二维码查看免广告

白发老父挂了一个号,就为看医生儿子一眼,这是发生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急诊室的真实故事。本色出演的医生迟骋说,事情过去半年多了,想来仍觉愧对家人。

2015年5月的一天,迟医生值夜班。忙了大半夜,凌晨时他接过下一张挂号条时,习惯性地问了一句:“您哪里不舒服?”

正当他期待患者回答病情时,听到的却是熟悉的声音,“儿子,我没有不舒服,就是想让你歇一会儿,喝口水。”

迟医生一抬头,看见了父亲。当时忙于工作的他,只匆匆跟父亲聊了几句。

“这么忙啊,那我先走了。”当后面患者递上来化验单后,父亲只得留下给儿子买的矿泉水走了。

看哭!老父挂号见医生儿子,竟只是为了…

原来,当天迟骋的父亲从济南来北京办事,得知儿子值夜班,本来跟儿子约定第二天中午见面一起吃饭。“距离上次见面过去半年了,父亲等不及第二天再见,急着想看看我就找过来了。”

看哭!老父挂号见医生儿子,竟只是为了…

迟骋说,当时父亲离他医院很远,却一路打听着找到了人民医院,看到诊室里排着长队,便只能在走廊里等待。“当天病人很多,父亲等了快两个小时也没得空跟我说句话。”

“后来专门为了让我歇一会儿才挂了一个号,排着队见一面就说了三句话。”

看哭!老父挂号见医生儿子,竟只是为了…

迟骋工作五年来,却因为值班,过年都没能回家跟父母团圆,只能过完年找个周末时间聚聚。 “越是节假日,急诊室越忙,有时医生都忙得抬不起头来,让患者给‘埋’了。”迟骋说,希望大家看到这个视频,能互相多给予一些理解,给医患关系多一些正能量。

现实中,医生护士们的生活是这样的

从没和家人吃过一顿年夜饭

宁建文:浙大一院急诊科住院总医师、医疗组长

我从医15年,到急诊科工作八九年,最怕的就是节假日。每年五一、十一、春节,医院门诊放假,急诊加强,我和同事们就患上了“节日恐惧症”。这时,急诊室来的都是重病患,许多门诊患者也会涌进急诊。我们有时开玩笑:在急诊室工作,就是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

来我们这里的患者,许多需要心肺复苏,正常情况下,如果胸外按压半小时,病人还没有恢复心跳,就算不治。但很多时候为了顾及家属感受,我们会按压1个半小时,甚至两三个小时,大家轮流上阵,往往下来时已经累瘫在地。

平时,我陪爱人和女儿的时间很少,一般我下班回家,她们已经上班、上学,见面的时间总是错开。不管是否工作,我们的手机都24小时开机,随叫随到。

我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个年三十是在医院度过的。今年年三十,我仍然上前夜班,从下午5点到年初一凌晨1点,等我下班,春晚也结束了。算起来,这么多年都没和家人吃过一顿年夜饭,虽然有些遗憾,但这就是我的工作。只要病人理解,我就心满意足。

为了少上厕所,我几乎不喝水

彭成忠:杭州市中医院超声科主任

每天6点出门,晚上7点多到家,有时半天就要诊断近百位病人,家里完全顾不上,这些在我当医生后已经习惯了。平时坐诊,看到这么多病人排队,挺不忍心,为了少上厕所,我几乎不喝水。我经常自嘲,我就是一个“超声民工”。儿子学校有次做问卷调查,问父母对孩子是否关心,他选的是“基本不管”。

不过成为医生,我挺有成就感。去年为一位患者做了手术,后来她亲手做了一份乌米饭端到我的诊室,这份礼物比任何东西都珍贵。

我的爱人以前也是医院的医生,为了照顾儿子,她放弃了医院的工作,到企业做了一名保健医师。前两年听说两孩政策要放开,很想再要个女儿,现在政策真的下来了,我却一直下不了决心。身边不少从医的同事朋友,都和我一样纠结。儿子马上要小升初了,我甚至希望他住校,平时真的没有时间照顾他。

工作很忙,但我依然热爱我的职业,热爱超声工作。病人的需要和肯定,才能让我体现价值。

半夜急诊跑步去医院

汪日红:杭州市二医院重症监护室主治医师

2006年,刚大学毕业。想着年轻要拼一拼,多学点,就主动请缨到重症监护室。这一干,已10年。

2015年,哪天最忙?其实,我没有一天安心地歇过。有一天,真把我累傻了,整个人都瘫了。那天上晚班,4点到医院,没吃晚饭。查房时发现一个车祸病人血压不稳、呼吸不好,怀疑是后腹膜大出血,马上科室讨论、会诊。安排完病人做检查,已是晚上七八点,紧接着,又来了个25岁的心肌炎患者,又要抢救,忙完已是晚上11点多。刚歇下来,前面这个车祸病人已手术完出来,又要监护。凌晨四五点,来了一个脑出血的病人,抢救到8点。早上交接班结束后,查房忙到中午11点才回家睡觉。

为上班方便,我住在拱北小区。晚上有急诊,马上就能打个的过来。有一次,半夜打不到车,只能跑步,用了8分钟。读书时,我体育成绩就不太好,这的确很不容易。

红苹果到青苹果到烂香蕉

蒋美丹:浙大儿院肾脏科护士

那天,蒋美丹的女儿发烧至39℃,和老公交代了一下,就去上夜班了。

2002年,她大学毕业后,到浙大儿院肾脏科做护士。每天早上7点半到医院,做晨间护理、交接班、给病人做常规治疗……大家都知道儿科的医生和护士难招,医护少,病人多,所以就特别忙。

“一个人要管十二三张床。给这个病人量血压时,就要想着旁边的病人是不是需要量体温。尽量把各项工作的步骤安排好,这样可以节省出时间,做更多事。”蒋美丹说。遇到需要抢救的病人,那是最忙的。而且因为赶时间,会遇到抽血、输液时扎针成功率降低的问题。家属在这个时候也很急,有些人就会责备护士,甚至阻挠不配合。

她开玩笑地说,业内流行一句话,“护士就是从红苹果到青苹果,再到烂香蕉”,她就是这么过来的。

女儿辞职了但很怀念当护士那段时光

原儿科医生金艳家属

我女儿,在中南大学读了7年,研究生毕业后在杭州某三甲医院做了医生。小小的个子(约1.51米),每天要面对那么多的病人,救死扶伤,这让我们做父母的很自豪。上夜班或者每天很晚才下班,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习以为常。

有一次,女儿回家很不开心,她说坐门诊时看到一位护士被患者家属打了,而且打了也“白打”。这事情对女儿和我们都刺激很大,开始思考“付出这么多,为了什么?”做医生的决心也动摇,后来女儿辞职了。现在,她在做留学培训,我们也支持她。

虽已改行,但她每次和亲友聊起学医、从医经历,都眉飞色舞。看得出来,很怀念那段时光。

医者仁心,却也异常辛苦!向认真坚守岗位的医务工作者致敬,对他们道声感谢!


看哭!老父挂号见医生儿子,竟只是为了…

微信扫一扫,与好朋友分享


欢迎转发:微信精选 | 微信素材库 » 看哭!老父挂号见医生儿子,竟只是为了…

赞 (1) 打赏

评论 2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1. 父亲排队也累啊
  2. 我的电脑公众号需要快速暴力涨粉,关注公众号【微营销plus】回复“涨粉”免费获取涨粉秘诀,0成本![可爱]17346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