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衣节:常感恩、永珍惜、多陪伴

*贴片为广告

作者 | 帆书 · 吴呱呱
立冬过后,天渐寒,风渐峭。
昼夜更替间,又到了一年的寒衣节。
寒衣节,在每年农历十月初一日,又称十月朝、祭祖节、冥阴节,是一个祭奠先祖的传统节日。
与清明节、中元节,并称为三大“鬼节”。
哲学家冯友兰说:

“人理智上知道亲爱的人死了就是死人。可是人心情感上,我们希望死人能够复活,希望有个灵魂会继续存在于另外一个世界。”
人间万事阴阳隔,相思愁苦何处寄。
寒衣节,正是人间寄托哀愁、悼念祖先的节日。
寒衣节将至,唯愿我们在祭奠逝者之余,感念生命、珍惜当下、及时相伴。
“青烟日落更黄昏,路火千堆处处痕。寄与亡魂焚币尽,冥途冷远念家尊。”
寒衣节前后,西风凛冽、滴水成冰、寒气逼人。
人们在添置衣物过冬时,难免会念起遥在天边的先祖,生怕他们在另一个时空孤苦伶仃、挨冻受寒。
因此,一到寒衣节,人们在备好冬衣的同时,也会缅怀先人,祭拜先祖,为他们焚化纸衣。
《七绝·寄哀思》里说:

“街头今夜送寒衣,亏欠亲情心自知。”
自从和亲人生死别离后,不知亲人如今在何处。
人们只能将这份思念和感激之情寄托在这一纸冬衣上,望在另一个世界的亲人能驱寒保暖,照顾好自己。
其实,寒衣节最美的意义,不只是在为先人送去御寒的冬衣,祈求先人护佑家人安康。
更是在鞭策后人莫忘来时路,提醒后人要感念先人的照拂。
恰似,有句话所说的:

“行祭礼并不是因为鬼神真正存在,只是祭祖先的人出于孝敬祖先的感情,所以礼的意义是诗的,不是宗教的。”
纵使,到了我们这一代,寒衣节的节味渐渐被淡化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遗忘了先人的嘱咐,忘却了先人的教诲。
不论过去多久,先人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先人的循循教诲也如犹在耳,对先人的恩情更是念兹在兹。
正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先人就是我们的根,我们在先人的孕育和庇护下,生命得以开枝散叶,生生不息。
若没有先人的栽培和滋养,我们必定无法枝繁叶茂,开花结果。
即便,我们与逝去的亲人天人永隔,今生亦无缘再重逢。
但只要心里装着他们,感恩他们赋予生命,他们终会感应到我们的思念和孝心。
少不更事时,总以为那些生养我们,陪我们成长的长辈,永远不会离我们而去,会一如既往的成为我们最坚强的后盾。
总以为岁月漫长,很多事情可以等到日后一起慢慢做。
于是,我们习以为常的接受他们的关爱,享受他们的付出。 
直到,亲历了一场场生死离别后,方才惊觉:世间并无来日方长,多得是世事无常。
村上春树说:

“所谓人生,无非是一个不断丧失的过程。很宝贵的东西,会一个接一个,像梳子豁了齿一样,从你手中滑落;你所爱的人,一人接着一人,从你身旁悄然消逝。”
是啊。
人生路上,我们会遇到很多人。
但每次相遇都是用尽了此生所有的缘分和运气,才换来那些欢声与笑语的时刻。
更何况,世间好物大多不坚牢,关系再深厚也抵不住岁月的蹉跎。
若不加以珍视,再多的美好,也会因为人的忽视,迅速归零。
人生是一场有去无回的路途,没有人能陪你行至生命的尽头。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日后兴许再无机会可做。
有些人一旦离别,就很难有缘分再次相聚。
很喜欢席慕蓉的这句话:


太阳落下去,而在它重新升起以前,有些人,就从此和你永诀了。
我们能够做的,是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让自己明白该如何做,才能够不让珍贵的东西,重要的人再次失去。

人生没有彩排的机会,每一刻都无法重头来过。
我们永远无从知晓在未来的日子里,会发生什么事,会去哪扎根生活,与谁相交,又有谁会离我们而去。
但在不确定的人生里,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用心过好当下的每分每秒,怜惜眼前人。
因为只有足够珍惜,哪怕有一天不得不分离,也能留下时光偷不走的美好回忆。
在寒衣节这个特殊的节日里,愿你我都能不负岁月,活在当下,珍惜身边人。
季羡林先生在回忆母亲时,挥泪写下:

“我后悔到北京到清华学习,如果不是这样,我母亲也不会那么辛苦培养我读书。

我母亲生病时,都没有告诉我,等我回到家时,母亲已经去世,我当时就恨不得一头撞在母亲的棺木上,随她一起去……。”
原来,季羡林先生6岁时就离开母亲外出求学。
期间,为了节省路费,也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学习,他只回过两次家。
一次,是奔丧,和母亲有短暂的会面。
另一次,也是回家奔丧,可这次却是奔母亲的丧。
即便在接到母亲病危的通知时,他刻不容缓地赶回家,却还是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
就在他悔恨不已时,还得知了母亲临终前给他留了几句话:

“早知道你出去了就不再回来,我真后悔当年让你出去。这几年我日夜想着你,这种痛苦,是你无法想象的。”
季羡林先生直到失去母亲后,才知道母亲是多渴望他的陪伴。
可为时已晚,母亲已撒手人寰,他再也没机会在母亲跟前尽孝,哪怕是陪母亲吃一顿饭,陪母亲说几句话….
“世上有些东西可以弥补,有些东西永无弥补。”
毕淑敏这句话,说的就是如此。
很多事情失败了,或许还有从头再来的机会,可一旦痛失双亲,却只会留下无尽的遗憾。
许多时刻,父母对孩子最大的期许不是孩子有所作为,而是孩子能常回家看看。
寒衣节的到来,似乎是在点醒我们,来日要多陪伴父母,才不至于留下“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
生命是流动的,时光不曾为谁驻足,亦没有人能停在原地等你。
你在奋力向前奔跑的同时,父母也在岁月的另一头日渐老去。
手头的工作放一放,常回家看看,陪父亲下盘棋、陪母亲看电视….
若无法常回家,也可以在闲时给父母打电话唠家常,报平安。
真正的幸福从来不是腰缠万贯,也不是高朋满座。
而是常伴父母,让自己对父母的亏欠少一点,对父母的缺憾少一点。
生死相离,是我们此生必经的路程。 
大千世界,每分每秒,有人呱呱坠地,也有人溘然长逝。
与其担忧离别,恐惧死亡,不如从此刻起:
莫忘先祖的恩情,珍惜当下的美好,珍惜和亲人相伴的日子,常伴亲人左右。
如此,才是对自己最大的尊重,也是对亲人最大的负责,更是对祖先最大的敬意。
点个「在看」明日就是寒衣节了。
愿天上先人,离苦得乐,往生净土,愿人间亲人,平安喜乐,所盼皆成。
作者 | 吴呱呱
主编 | 阿医
排版 | 余景
图片 | 图虫创意

注意啦!注意啦!注意啦!

帆书双11已经开始!

🔥樊登讲书VIP,买1年最高得18个月

🔥还能换购精美实体套装书(2选1)

现在,点击下方海报,立即参与👇

*贴片为广告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

评论

7+8=